当前位置 首页>>思政教育>>正文
用心贴近历史,以情感知时代
2013-06-05 12:57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塔里木大学学生工作部  魏义婕

 “弘扬井冈精神,坚定理想信念”红色教育在兵团教育局的精心组织下,我们有幸踩上了井冈山这片红色的土地上。井冈山,红色与绿色交相辉映,在历史的长河中渲染成一幅幅动人的画卷。在这里,我们登黄洋界哨口,走朱毛挑粮小道,观革命博物馆,听红色革命故事,瞻仰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……,看着一件件朴实无华而又弥足珍贵的革命文物,面对一处处历经风雨、耳熟能详的革命旧址,脚踏革命先烈们曾经战斗过的红色土地,耳边似乎回响起密集的战鼓、嘹亮的号角和震天的喊杀声,眼前仿佛浮现出满山遍野的革命者在红旗的指引下前仆后继、奋勇向前……,不由得心潮澎湃,激动不已,合着脉搏的节拍,认识不断被冲刷、思想不断被洗礼、心灵不断被震撼,渐渐清晰的、慢慢坚定的是一种永远不会被岁月的风尘所淹的精神,一种会代代相传,源远流长的精神,这就是无数革命先烈用血、用命、用信念铸就的井冈山精神。

井冈山大学培训学院院长李忠老师声色并茂的专题教学:井冈山革命史与井冈山精神,再次引领我对井冈山的认识从模糊变得清晰,从文字的表述转变成鲜活的再现。井冈山,地处湘赣两省交界的罗霄山脉中段,境内沃野涌翠,千峰竞秀,有气势磅礴的林海云雾,有风光绮丽的黄洋界,更有蜚声中外的茅坪八角楼,叹为观止的山川美景让人流连忘返,故有井冈山下后,万岭不思游的美誉。井冈山又是中国革命的摇篮,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在这里建立,红色政权的大旗从这里飘扬,中国革命从这里走向胜利,星星之火从这里燎原。

在永新三湾改编旧址群上,依旧闪烁着中国共产党先进性的光辉;龙江书院里茅坪八角楼上依旧能扑捉到革命领导人善于学习、勇于创新的精神;小井红军烈士墓、小井红军医院的上空依然凝聚着红军战士不怕牺牲、战胜困难的精神,诉说着革命英烈为主义而献身的伟大壮举;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,这个埋忠骨、葬英杰的圣地,汇聚着井冈山英烈忠于理想、无私奉献、革命理想高于天的精神……。当你走进这幅鲜血染的画卷中,总有些画面让人感动、令人震颤,总有些点滴令人刺痛心脏、让人潸然泪下!

在井冈山茨坪镇,依山而建的是一座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,陵园的台阶共有两组,拾级而上,第一组49级,象征一个庄严的年份1949年建国。第二组60级,象征着建园时间正是厚重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60周年。陵园纪念堂的中央是毛泽东同志手书的死难烈士万岁的碑文,异常惨烈的24个月的井冈山革命斗争,牺牲烈士4.8万余人,平均每天有50 多人倒下……,大厅的墙上是死难烈士密密麻麻的名字,像浮雕一样刻满了墙,还有那块醒目的无名碑,静静地立在那里诉说着当年奋勇向前、不顾一切为革命的先辈壮举。触摸着纪念堂内一个个烈士的名字,让人真正体会到许许多多共产党人为革命不惜抛头颅、洒热血,党旗就是用烈士的鲜血染红的,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就是中国革命红旗不倒、立于不败之地最根本的精神支柱。正是靠着坚如磐石的理想和信仰,我们党才能够历经磨难而愈挫愈勇,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。

在陵园的雕塑群里,仅有两位女性——贺子珍和伍若兰,她们并不是作为伟人的妻子,而是以井冈山斗争主要领导人的身份站立在此。在伍若兰烈士的雕像前,老师讲述着她的壮举。伍若兰(1903-1929),湖南耒阳城郊九眼塘人。1925年秋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任县农会妇女部部长。19283月参加红军。先后担任过耒阳县妇联主席、红四军政治部宣传员、前委工农运动委员妇运科长等职。朱德的第五任妻子。她是一个坚韧不拔的农民组织者,是一个会搞宣传,又会打仗智勇双全的难得女子。井冈山的斗争如火如荼。伍若兰上山后,在红军里不光是一位优秀的宣传员,而且有“双枪女将”的美名,她练双手只为准备在战斗中右手被打伤,左手能照样杀敌。新七溪岭战斗中有她的成绩,黄洋界保卫战中有她洪亮的杀声。她身为军部的宣传干部,又是军长的妻子,对革命工作,凡事都带头干,她行军有马不骑,总是把马让给病号和体弱的同志,自己穿着草鞋同战士一道步行。19291月,为了打破湘赣两省国民党的第三次会剿,在红四军主力突围下山的激烈战斗中,伍若兰为了掩护军部突围,她不顾身孕带领手枪排牵引敌人,最后因腿部负伤而被捕。敌人见俘虏了朱德的老婆,欣喜非常,把她押往赣州,以金钱高官引诱,企图从她口中获取红军机密。伍若兰严正不屈,大骂敌人。敌人见软的不行,便对她施以酷刑,一次次的杠子踩、老虎凳、灌辣椒水,伍若兰仍然毫不畏惧。敌人又诱其宣布和朱德脱离关系,她说:若要我和朱德脱离关系,除非日头从西边出,赣江水倒流!” 1929212日,在赣州卫府,恼羞成怒的敌人将伍若兰枪决,她的头颅被割下,悬挂在赣州城楼。残忍的敌人剖开她的腹部,上面刺了6刀。伍若兰,当时只有26岁,即将做孩子的母亲。没有人会听到婴儿的哭声,那个小小的生命,那个与她血肉相连的胎儿,还没有来得及哭一声、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妈妈,便一同牺牲在了井冈山这片红色的土地上。

听到这里,我的心被重重的刺痛,心如刀绞泪如雨下。也许因为,因为我也是位女性,因为我也是位母亲。还未出世的胎儿,那么柔软、那么弱小,血染的刺刀怎么就能举起?一个血肉之躯的弱女子,怎么就被身首异处、剖腹杀子?在硝烟四起的战争岁月里,因革命需要,多少女战士们被迫将襁褓中的幼儿拜托给老乡,从此,母子骨肉分离,天涯陌路,甚至是生死两重天。贺子珍在峥嵘岁月中共失去了6个孩子,伍若兰年轻的生命竟是这样逝去,还有曾经被迫卖子筹款的曾志。红军老战士曾志的曾孙蔡军回忆太奶奶时说:解放后曾志首次回到井冈山与儿孙吃团圆饭举杯时,陪同的老战友含泪举杯对曾志说:“老姐姐,真羡慕你,你真幸福,还能有机会与儿孙们一起吃顿饭!” 作为女性,有什么比做母亲更让她们向往?作为母亲,有什么比得上孩子更令她们骄傲?可在信仰面前,这样的向往和骄傲都被忧伤地舍弃了。作为母亲,与孩子一起玩耍,同孩子一道吃饭,这是我们每天在重复的事,有谁会认为这是一个梦想、这是一种渴望?而对于战争年代的女战士们来说,因为革命的需要,她们敢于面对敌人的刺刀、她们能够战胜敌人的酷刑,但是面对骨肉,她们却生而无力养之!这该是一种怎样的心酸无奈、怎样钻心扯筋的疼痛,这又该是一种怎样的磐石信念、怎样荡气磅礴的大爱!她们,奉献的远远胜过一个女人;她们,给予的远远超过一个母亲!

我静静地呼吸着每一口的空气,轻轻闭上眼睛,感受着心脏一次又一次有力地撞击着胸腔。血液从指尖流遍全身,我在想,现在的我们能这样幸福快乐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,能感受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,一花一露,正是曾经的你们,战火中出生入死,屠刀下大义凛然,是你们用血用命、用忠诚与信念、追求与奉献,书写着共产党的崇高与伟大,为我们铺就了如今的光明坦道,在我们心中树立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。这种对党至诚、对民至爱的精神,为始终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塑造了仰之弥高的楷模。

 指针在转动,时代在进步,我们也许不需要为了祖国而付出我们的生命,我们也许也没有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的磅礴气概。我们能做的,就是从自身做起,主动承担起对祖国对社会的责任,坚定理想,完善思想,美化心灵,带头弘扬和践行井冈山精神,解放思想,坚定信念,与时俱进,以实际行动使井冈山精神在这个纷繁的世界里,像火炬一样,燃烧不熄,光照万古!

关闭窗口